噬骨師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国产精成人品_国产精成人品2018_国产精成人品观看

  1.傳說

  流血漂櫓、餓殍遍地的戰亂年代,是噬骨師最容易出現的時代,因為他們可以在寸草不生的荒蕪大地上隨便挑選自己需要的各種人骨,叩擊出或沉悶、或清脆、或長、或短的音,來判斷這些屍骨到底粗壯、脆弱,質地緊密還是疏松……他們可以從骨中讀懂這個人的前生,到底是一個遒勁有力的武夫還是一個文質彬彬的少年,抑或是巧笑倩兮弱柳扶風的佳人。隻有讀懂瞭前生,才能雕刻出自己最滿意的作品。所以,他們真實的稱呼其實是雕骨師,可是人們卻用滿含血腥的“噬”字代替瞭“雕”字,因為他們喜歡用剛死之人的骨,以便拿回去隨心所欲將其陰幹晾曬,烘烤雕琢。

  隻要被他們看上的人,若還活著,剩下的生命絕對不會超過三天。三天之後,被選中的人便會離奇地死亡,死法千奇百怪,但絕對不會是被毒死,因為毒會影響骨頭的質地;不會是從高空墜落而死,因為墜落有可能碰碎骨頭;也不會是淹死,因為接觸瞭水氣,骨頭的含水量難免變化;更不可能是燒死,因為骨頭會被燒成炭……

  噬骨師從來不要不完美的骨骼,也從來不用其他生物的骨骼,他們對最終雕刻的作品容不得絲毫瑕疵,作品要在閉關八十一天之後成型,若此間略有失誤,便會棄整幅骨架不用,重新尋找,再開始一次九九八十一天的循環。最終成品高價賣給那些擁有極其惡俗品味的達官貴人,換取黃金千兩,從此自世間消失,直到他們揮霍掉手中的所有金錢,再去尋找下一個獵物。

  從來沒有誰見過噬骨師的真面目,也不知道他們從何而來、住在何處、去往何方。

  2.三人

  “他大爺的,你這廝再胡說八道,小心大爺我撕瞭你那張爛嘴!”一個壯漢拍桌而起,震得在場所有人心中一驚,仿佛是被噬骨師相中,會立馬丟瞭性命一般。原本靜得連銀針落地都可以聽得清清楚楚的說書場,此刻經壯漢這麼一鬧,好像從某個神奇的靜止中陡然恢復正常般活躍起來。

  “咳、咳。”壯漢身邊坐著一位二十歲模樣的青年,極是清秀端正,在桌底下拉瞭兩下壯漢的褲管,示意他不要再糾纏下去。

  壯漢嘟嘟噥噥坐下。那青年輕輕嘆道:“不過是個傳說,倒也應瞭現世的景兒,如今這年頭不也是流血漂櫓的戰亂時期?可憐瞭我們這些老百姓。各人都有各人的活法,不過那些惡俗達官貴人著實可惡,不然怎會有專門滿足他們惡習的那個什麼師的存在呢。”

  “我說兄弟,也就你信他的狗屁胡說吧!”壯漢驚雷一般的聲音瞬間吸引瞭所有人的目光,青年登時覺得無地自容,抬腳便走。沒走幾步就撞上前面一人,未及看清,那人已經倒地。

  壯漢急忙趕過來,定睛一看,地上的那人儼然是一位身形小巧的姑娘,身著湖藍色的衣裙,面帶愁容,臉色蒼白如紙,此刻竟然淒淒地哭出來。這回事情鬧大瞭,所有人都好奇地湧過來,圍得嚴嚴實實。

  “哎?這不是小玉姑娘麼?可憐見的,爹媽死後親戚都翻臉不認人瞭,不如上京城找你舅舅?”人群中有一位老婦走上前來瞧瞭個仔細,立刻伸手去扶。

  “柳奶奶,京城太遠,小玉一人不敢去。”小玉抽泣著。

  壯漢一聽,熱血沖上腦門,爽快地喊道:“原來這丫頭是要去京城,那不是與我們同路麼!我這兄弟也要去趕考,有一輛馬車,姑娘若不嫌棄可以與我們同行,路途中若沒有村舍歇腳,會委屈露宿郊外,但隻要有我在,保證不會遇到危險!”

  小玉和眾人齊刷刷地盯著兩人,把他們從頭到腳看瞭個遍,完全不明白這無論是外貌還是身形都迥異的兩人為何是兄弟。青年似是不大樂意地緊皺眉頭,而壯漢卻渾不知意,隻怕小玉對陌生人心存戒備,連忙伸手從青年包袱中掏出書本和進京趕考的推薦文書給她看,繼續說:“來不來由你,我話就放這兒瞭,我這人你不放心,我兄弟你應該放心。”

  小玉這才偷偷地斜瞟瞭一眼那不說話的青年。柳奶奶便趁機說:“我看那青年倒也不像壞人,小玉你就賭一把吧!”

  小玉微微頷首,於是拜別眾人,跟瞭壯漢和青年而去。

  說書場眾人散去,說書人怔怔地看瞭一會兒,戲謔地說道:“這如花似玉的妙齡女子,跟瞭一個粗俗不堪的大漢和一個呆頭呆腦的青年,走一段滿是山賊強盜的野路,還當真是有趣曲折的搭配,編個故事倒不錯!”

  立刻有人啐瞭他一口:“這年頭管人傢什麼閑事,自己能活著就不容易瞭!”

   3.遇險

  一路無語。

  壯漢打破沉默道:“還未介紹自己,我叫李天義,我兄弟名為李天仁。剛才見姑娘購置瞭許多路上的用品,看不出來,你該不會是個富傢小姐吧?”

  小玉臉上的表情黯淡下來,低頭道:“嗯,我們傢曾經很富裕,不過現在……有人說因為我傢有晦氣,之前我爹買得一具雕刻的鷹,傢裡沒有一個人知道所使用的材料是什麼,後來……”

  一直坐在邊上未開口的李天仁聽得心裡一陣發毛,想起上午說書人講的故事,忽然緊閉瞭眼睛說道:“夠瞭!你……你別再說瞭!”

  小玉一愣,料不到他會如此生氣,轉而笑瞭起來:“公子莫生氣,其實我們傢那鷹雕是玉的,我騙你玩的,老不說話怪悶的!”

  李天仁心裡說瞭聲“無聊”,便索性閉上眼睛不再睜開,靜坐無語。

  傍晚時分,馬車從寬闊大道拐進瞭不知名的小道,樹木和雜草也多瞭起來。眼看著太陽快要落山,李天義勒馬停住,憤憤地說:“見鬼,以前走這裡明明道路都好好的,看來是許久沒人走逐漸荒蕪瞭,今晚隻好就地休息。丫頭你就在馬車中吧,我和我兄弟在外面點上柴火,防著野獸。”

  小玉應瞭一聲,吃瞭自帶的幹糧,聆聽著山野之中的蟲鳴,不知不覺沉睡過去。

  車外,半米高的火焰中,柴火“噼噼啪啪”地炸裂著,強烈的困意向兄弟二人襲來。叢林中“悉悉索索”的響聲突然引起瞭李天義的警覺,他站起來慢慢往出聲的方向探視過去,猛然間看到四處幽幽閃耀的小紅光!

  “不好!”李天義驚叫一聲,那是兩頭成年的熊!在這人煙稀少的山頭,他們三人無疑是餓瞭許久的野熊最渴求最美味的食物。他左手撿起火堆中的幹柴,右手抽出隨身攜帶的匕首,面對兩隻熊擺開架勢,對弟弟吼道:“快回車上駕車走!我隨後跟上!”

  李天仁被眼前的陣勢嚇壞瞭,瘋狂地往馬車跑去。小玉聽得外面嘈雜,正要探頭出來看,有一隻熊已經撇開李天義奔向拉車的馬。

  “快駕車離開!我引開它們馬上就去追馬車!”李天義眨眼間竄到奔向馬的熊身前,用火把逼退它。厚厚的熊掌死命揮舞下去,火把頃刻間被打折。

  受驚的馬在號令之下,撒腿就跑。馬車在山路上顛簸。小玉感覺五臟六腑都快要吐出來瞭。李天仁不停驅趕馬的喊聲和不斷揮舞的皮鞭聲不斷灌進耳中,馬拉著車越跑越快,沒有絲毫減速的跡象,小玉掙紮著爬到座駕旁邊拉住驚魂未定的李天仁:“公子,慢一點,大哥他還沒趕過來!”

  然而李天仁仿佛沒有聽到,又仿佛是受到瞭極大的刺激,瘋狂地揮舞著手中的皮鞭,從天黑一直跑到天亮,越來越沒有力氣,最終癱軟下來。

  他們完全迷路瞭。

  “公子,我們怎麼辦?”小玉緊緊摟住李天仁的臂膀,這是她現在惟一能夠依偎的溫暖。李天仁此刻才好像從失魂落魄中清醒過來,握緊她的手,顫抖著說:“都是我太無用……不過,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不離開你!”

  從此刻開始,兩人的命運已經連結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