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照片

  • 时间:
  • 浏览:26
  • 来源:国产精成人品_国产精成人品2018_国产精成人品观看

  我叫連清,被人關在瞭一個黑漆漆的房間裡,隻有一扇落地窗。在這裡,我不知道時間過去瞭多久,沒有日出跟星空,孤零零的。

  ……

  婉兒跟翔文在逛街。婉兒貌似對一切的吃食都很感興趣,她的手機不停地拍攝那些食品,一條不算長的美食街,愣是走瞭兩個小時。婉兒將美食街裡的每一傢店裡的特色美食都給拍瞭一遍。

  翔文剛開始跟婉兒交往的時候,這種拍攝興趣,讓翔文感覺這妹子還挺可愛的。更何況婉兒本就長得清新脫俗,小巧玲瓏。不像別的女生,長發飄飄齊劉海,腳上穿著紅高跟。看起來很怪異,既然是學生,又何必把自己打扮成女人的模樣。

  但久而久之,翔文就反感瞭。本來打算跟父母商量,決定跟婉兒結婚,但現在看來完全沒必要瞭。

  “本店不允許拍照!”美食店裡的工作人員態度強硬的對著婉兒說。

  “拍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婉兒拿著手機堅決的要拍。

  兩人在互相爭執,婉兒沒有顧及翔文的臉色已經陰沉下來。

  翔文臉色不好的走瞭出去。婉兒見此,對店裡的工作人員冷哼瞭一聲,“小氣,下次不來這裡吃東西。”隨後跟在翔文的後頭。

  “你怎麼不幫我說話?”

  翔文有些不耐煩,“你到底是來吃東西的還是來拍照的?你到別人店子裡來拍照,你又不吃點什麼,你臉皮咋這麼厚呢,別人憑什麼給你拍照。”看著此時依舊漂亮清純的婉兒,怎麼會有如此潑婦的一面。

  “不就拍瞭一下嗎,這有什麼啊,又費不瞭幾分鐘。”婉兒口齒伶俐的反駁翔文的話,她一肚子的火,剛跟店員吵,現在又來跟他吵。

  “我受不瞭你瞭,分手吧。”翔文不想跟她吵下去,街邊已經有一些路人站在那看笑話瞭。

  看著翔文走遠的背影,婉兒委屈的淚水流瞭下來,大吼道:“你不是說無論我怎樣任性,你都包容,永遠不會離開我嗎。男人說話都不算數。”

  而翔文聽到這些,沒有再回頭。如果她不改這個毛病,那就沒必要再交往下去。

  婉兒回到傢裡,從床底下拿出一張黑白照片,那照片上的男人溫柔的笑著,眉目清秀。婉兒溫柔的撫摸著,“還是你好,永遠不會離開我。人類的感情怎麼這麼虛偽呢?”

  ……

  連清透過落地窗,看到瞭外面的光線。那光線的懷抱中,是一張清新脫俗的臉龐,如夢如幻。

  “婉兒。”連清輕聲叫喚,可是外面的人聽不見。

  連清和婉兒是一對情侶。無論婉兒的優點,還是缺點,他都很愛很愛。但就因為連清太過美好,讓婉兒無時無刻不在擔心連清在未來的某一天會離開她。

  一天,婉兒發現連清跟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勾肩搭背的一起進入瞭商店買衣服。婉兒氣的咬牙切齒,一個人回傢後,在樓頂上等待。

  “婉兒,你要幹嘛?快下來。”連清一接到婉兒的電話,就急忙的趕瞭過去。

  “你愛不愛我?”婉兒站在欄桿上,迎立在風中,搖搖欲墜。那麼瘦弱的她,就像要乘風而去的仙女。

  連清堅定的說:“愛!”

  “你說謊,今天那個女人我已經看見瞭,你們倆摟摟抱抱的的進瞭服裝店,給她買衣服。”婉兒有些瘋狂,身子往後仰。

  “不,不要!”空氣中回蕩著他的嘶吼聲。

  連清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去拉婉兒的手…

  “砰!”沉悶的如同西瓜摔地的聲音立時響起。

  “啊~有人自殺啦!”樓下的人群瞬間混亂瞭起來,不一會兒,警車的嘀咕聲,救護車的嗚聲,在這嘈雜的人群中停下。

  人群自主的退開,對跳樓者圍成瞭一個不大不小的圈。

  婉兒混在人群的最前沿,用手機拍下瞭連清的屍體,連帶著靈魂,禁錮在瞭照片中。

  人群中沒有任何人看見婉兒也在跳樓者中。

  回到傢的婉兒,從傢裡唯一的掃把上,扯瞭根小棍子,口裡念瞭幾句咒語,棍子發光瞭,主動的在照片上來回跑動,等光亮消失後,照片中原本摔的破爛不堪,血腥極重的屍體照片,儼然成瞭平時連清的帥氣樣子,還溫柔的對婉兒笑著。

  之後,連清就孤零零的在照片這一小片的黑白空間裡待著。婉兒經常拍美食照片的原因便是將美食的“神”通過照相機傳給連清,讓連清以靈魂的狀態能夠享受到人間的美味。

  ……

  “連清你會想我嗎?會不會怪我當初使計讓你摔下高樓。”婉兒心裡愧疚。愛上一個人類,這是在童話世界中所唾棄的。她偷偷從童話中跑出來體驗人間的現實生活,學人上班,跟人相處,之後幸運的遇上瞭連清。

  原本善良的她,在殺瞭第一個人後,便在邪惡中踏出瞭第一步。

  婉兒放下照片,用黑佈覆蓋。打電話給瞭翔文,“我錯瞭…”

  翔文來到婉兒的傢中後,婉兒速度快的拿著掃把打在翔文的背部,一個人形影子在翔文的身子中,搖晃出來,又晃回瞭身體。

  婉兒見此,加大瞭力度拍打,影子越晃越快,越晃越出。最後一擊,影子從翔文的身體裡摔出來。

  翔文的身體倒下。翔文的靈魂一看到婉兒目光炯炯的看著他,本能的感覺到有危險,從地上站起來,退後瞭幾步。

  婉兒若無其事的從床上拿起那黑白照,對著地板狠狠一摔。

  翔文有些莫名其妙婉兒這個做法。看著自己的身體,心裡對婉兒多瞭憎恨。他企圖在回自己的身體裡去,可總是穿透而過,那身體居然拒絕他的侵入。

  “不要妄想逃出去,這屋子我下瞭結界。”婉兒輕瞥瞭翔文一眼。

  就這一眼,翔文看到瞭婉兒那皺巴巴的臉,又尖又長的鼻子,原本飽滿的白皙皮膚,如今面容幹癟,黃斑點點。“你…你是什麼怪物?”翔文面露恐懼。

  婉兒疑惑的往後看,看到連清已經從照片中掙紮出來瞭,一如當初的清秀英俊。“婉兒?!你怎麼瞭?”

  “連清。”婉兒那蒼老尖細的聲音一開口,就先嚇到瞭自己。

  “怎麼,怎麼會這樣?”婉兒摸著自己的皮膚,皮膚不再細膩。婉兒在房間裡找到瞭一面鏡子,透過鏡子,看到瞭自己的真實面貌,一聲淒厲的嘶吼,房間裡眾多物品在這吼聲中破裂。

  鏡子也隨聲成瞭碎片。

  過瞭一會兒,平靜下來的婉兒,搖身一變,成瞭童話中女巫,不過是邪惡女巫的樣子,穿著黑色的鬥篷,帶著黑色的尖帽,掃把成瞭她的武器。

  “連清,占領他的身體,你就能成為人,我帶你去童話裡,快樂的生活。”婉兒目光中帶著貪婪,看著翔文的靈魂,“而你,將成為我的丹藥,我要永駐青春。咯咯咯~”

  “婉兒,我不在意容貌,不要再害人瞭,以前你是善良單純的,所以才會引起我的註意和追求。”連清眼神真誠的看著婉兒。

  “哼,當初是誰背叛我,帶著別的女孩子約會。”現在的婉兒十分的記仇,她用掃把打向瞭連清。

  連清猝不及防的被打,痛叫一聲,“婉兒,你聽我說,那是我妹妹,我想送你一件禮物,而我妹妹的體型身材跟你差不多,我才會帶她去試穿。”

  而這時,翔文不顧後果的沖向婉兒,要拼命!

  連清看見後,連忙攔在瞭婉兒的身前,阻住翔文的攻擊。

  而婉兒預感到翔文可能動手,所以第一時間便拿起瞭掃把使勁瞭全力打向瞭翔文。可她沒想到,連清會奮不顧身的保護她。對於她來說,翔文的攻擊微不足道,之所以用全力,就是讓他灰飛煙滅,然後讓連清占有他的身體。

  雙重的打擊,最重的攻擊卻來自身後,自己的愛人。連清的靈魂緩慢的從腳底開始消散瞭。

  “不。”婉兒心痛的扔掉掃把,抱著連清,一滴滴的清淚像雨點一般,拍打著地面。

  “恢復你的善良好不好?”連清溫柔的笑著。

  “好,好,好。如果重來一次,我不會為瞭讓你永久留在我身邊而設計害你跳樓,永遠不會。你等著我,我立馬來陪你,再也不回童話。”婉兒的眼淚滴答滴答的掉在瞭連清的眼睛裡,包裹著連清的眼淚一起流瞭下來。

  婉兒真心悔改,說完這話後,她又恢復瞭美麗的容貌,但是她的身體燃起瞭一股綠油油的火焰。

  “翔文,你的生機還沒完全斷絕,趕緊回你身體裡去。”最後一句話,婉兒抱著連清消失在世界上,而房間突然燃起瞭熊熊大火。

  翔文回到瞭自己的身體裡逃瞭出去,報瞭警,消防員迅速趕來滅火。

  童話中的女巫也會眷戀世間,流連愛情。許是第一次戀愛,付出全部真心,看到愛人與別人親密,誤會產生,便采取瞭極端的方式,將愛人留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