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 鬼

  • 时间:
  • 浏览:35
  • 来源:国产精成人品_国产精成人品2018_国产精成人品观看

1. 半截甕

  我動完鼻炎手術後,來到朋友老傢小住。這個村莊地處偏僻,空氣清新,村東還有一個歸雁湖,有利於我的康復。

  朋友在市裡不能經常回來,傢裡隻有六十出頭的父母。老人格外叮囑我,不要太靠近湖邊。歸雁湖湖床陡峭,下水容易踩空,每年都有一些大意的遊客命喪其中。

  凡是淹死的人,戾氣重的就會變成水鬼,再勾著別人淹死。所以這個湖啊,怨氣很大,會吃人!老人最後總結道。

  我覺得老人有些迷信,並沒有在意。有天晚上,我在湖邊散完步,正準備回傢,忽然聽到湖中有嘩啦啦的水聲。我借著月光駐足觀看,隻見一團漣漪中突然鉆出個人來。這個人滿嘴獠牙閃閃發亮,在水裡遊動自如,形同鬼魅。我不免心神慌亂,失聲叫瞭出來,那水鬼仿佛也被嚇到,一時間不動瞭。我倆對視片刻,他突然開口:大哥,別怕,我是村裡人。

  這人認出我是客人,就上岸和我說話。原來他一嘴閃閃發亮的並非獠牙,而是銜著一串項鏈。

  他叫許廣斌,自幼喜歡遊泳,水性極佳。有次他在湖底潛水時撞見一具屍體,差點兒把魂嚇出來。緩瞭一兩天,許廣斌意識到什麼,再次下水,帶上來一枚鉆戒,這鉆戒在市裡賣瞭兩千多塊錢。

  幾天後死者親屬報案失蹤,屍體被打撈出來,定案為失足溺水。一片悲痛中,誰也沒有註意到死者手上的戒指沒瞭。許廣斌當時就站在圍觀的村民中間,確定沒什麼風險,此後他就業餘幹起瞭這個勾當,因為不太光彩,都在晚上偷偷進行。許廣斌的這個營生,村裡人都不知道。因為我是客人,他才告訴瞭我。

  雖然有驚無險,但經此一嚇,我晚上再也不敢去湖邊瞭,就改去村南一個據點看他們打麻將。我本以為在村裡很安全,沒想到詭譎的事情還是接二連三發生瞭。

  這天,牌局上一貫小氣的許大成帶瞭不少錢,輸多瞭賴著不肯走,我看著熱鬧不知不覺已經2230瞭。老人2200就要休息,我擔心影響他們,就趕緊回傢。村裡沒有路燈,月光慘淡。我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著,驚起瞭幾聲狗叫。在一個岔路口終於有瞭點光亮,電線桿上一個昏黃的燈泡隨風輕搖,把地上的影子拉得忽遠忽近。

  我停下來努力辨別方位:我左手不遠處有一幢二層古樓,飛簷鬥拱,是村裡的祠堂,裡面供奉著歷代祖宗的牌位。電線桿上高懸的十五瓦燈泡,就是給祠堂掛的,算是一盞引導死者往生的長明燈。

  想起許多鬼魂被幽禁在此,讓我覺得周圍陰氣很重。不過有這座祠堂作為參照,就知道該怎麼走瞭。我裹瞭裹上衣正要邁步,卻隱約看到一個黑影在祠堂門口晃蕩。影子臃腫矮小,隻有常人的一半高,而且,似乎沒有頭!

  這些天在牌局上,我聽他們講過半截甕的故事:說的是一種詭異的生物,像人一樣,但沒有上半截,隻有人類胸口以下的部位。它們一心想要找回自己的頭,到瞭晚上就出來遊蕩,遇到落單的人就撲上去,把別人的頭據為己有。

  想到這些,我不禁冒出瞭冷汗。呆立片刻,再看影子又不見瞭。黑暗處似乎隨時會有東西沖過來,我大氣也不敢出。暗淡的燈光雖能給我一絲安全感,可我也不能一晚上站在這裡,隻好硬著頭皮往前走。

  燈光很快衰減,眼前又是一片灰暗,隻有樹葉的沙沙聲,說不定剛才隻是燈泡照出的樹影在晃動。我正要稍稍松一口氣,忽覺後頸一涼,似被什麼拂瞭一下。

  我迅速回頭,隻見那半截的黑影就在我身後!我腦子瞬間空白,想跑,雙腿卻像打瞭麻藥,死活邁不出去。它直直地沖我貼瞭過來,端詳瞭一陣我的頭,但並沒有擰斷我的脖子,卻發出奇特的咕噥聲,語調中透著絕望,我嚇得頭皮發麻。黑影轉身而去,姿勢非常別扭,步伐踉蹌。

  我拖著灌瞭鉛似的雙腿,跌跌撞撞地回到傢裡,昏昏睡去,一晚上噩夢連連。夢中,那半截黑影不停地追我,一邊追一邊厲聲尖叫。我拼盡全力跑回傢,卻大門緊鎖。我使勁砸門,咣咣咣,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逼真。我一躍而起,聽到的確有人敲門。打開門,天已經亮瞭,門外站的是許廣斌,他雙眼通紅,似是徹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