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見鬼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国产精成人品_国产精成人品2018_国产精成人品观看

 活著看到鬼,也不見得是壞事,到死都見到鬼是什麼樣子,真是一件憾事。
      我說有鬼,是沒人信的。別人說有鬼,我也是將信將疑。見到鬼,而且是活見鬼的人是春富。說到這個春富,他命是很苦的,自打他出世沒兩年,就死瞭娘,兄妹五人,全靠父親給地主扛活養著,清苦就不必說。春富一直是營養不良,瘦得皮包骨頭。四歲時,父親與哥哥們都是看在眼裡痛在心裡,如果在這樣下去生的希望十分渺茫。哥哥狠一狠心,對父親說:“爹,把小四兒送個好人傢吧!”老黃無語地點瞭點頭。
      經人介紹,把春富送給一對無兒無女的老倆口,傢住五十裡外。主要是這對老人心地善良,當時的條件不錯,可以保證春富吃飽穿暖。在傢裡真是:“衣不裹膚,食不飽腹。”沒過幾日,老頭來領養春富。老頭費盡心機,好話說盡,又是拿糖,又是給餅,可春富就是不跟他走。實在沒法,老頭隻好硬把春富抱上馬車,春富一邊哭著,一邊喊著“爹!我不走。爹!我不走,春富以後聽您的話,再也不喊餓瞭,再也不喊餓瞭……”哥哥姐姐們自是難舍春富,一個個哭得跟淚人似的,老黃的心裡更比刀割還要難受。就這樣,春富來到瞭新傢。
      春富剛到這個陌生的環境裡,確實哭鬧瞭一些時日。可在這兒,有老太無微不致的母愛溫暖著,春富漸漸地適應瞭新環境。爹娘對他都非常好,剛一到這兒,老太就給他穿上新做的衣裳,而且每餐都有飽飯吃。睡覺之前老太都給他講故事,春富過著很是幸福的生活,雖然他也常想爹爹和哥哥姐姐們,但他還是安頓瞭下來。老頭姓於,會點木匠手藝,平日裡給人傢做點木件,閑時也不呆著,做些小木凳到集上去買,賺些零花錢。所以,小日子過得挺充裕。時光就這樣流逝而過,轉眼春富十三歲瞭。就在這一年,老頭突然得瞭重病過逝瞭。剩下這一老一少,老的身體也不好,傢務也做不瞭,春富還小也不能幹什麼重活掙錢,就給鄰傢富人放牛糊口。春富十分懂事,砍柴擔水,洗衣做飯,事事幹得得心應手,村裡人都誇獎春富懂事孝順,“老太真借著養子的力瞭!”老太臥床不起,春富侍候老太的吃喝拉撒,從不嫌棄。這一日天剛擦黑,春富去給老太倒便盆,剛回到外屋,就看到老頭站在門口,老頭隻是看著春富,什麼都沒有說,眼睛很濕潤,象剛流淚的樣子,面容也十分慈祥。起初,春富有點怕,可看到老頭面容和藹,就沒瞭怕意。剛想喊一聲“爹”,老頭就變成一束光球,漸漸地小瞭,小成一個豆粒大的點,後來就看不見瞭。春富進屋和老太說瞭,老太撫摸著春富的臉說:“兒孝順,你爹感動瞭,是回來看看你的,兒莫怕!”春富堅定地點點頭。
      又三年,春富十六歲瞭,在他細致照顧下,老太也駕鶴西遊瞭。隻剩下春富孤零零一人,春富賣瞭房屋,還完瞭這幾年為老太看病吃藥的債務,就隻有幾件衣物瞭。春富隻得住在東傢草棚裡。春富長大瞭,可以下地幹活農活瞭,還算能有口飯吃。這晚,春富似睡非睡中,又看到老頭來瞭,站在草棚門口,這次老頭說話瞭。“富兒啊!你回你親爹哪兒去吧,別在這吃苦瞭,這幾年照顧你娘吃瞭不少的苦,現在你爹他們的日子比以前好過多瞭,他們都很惦記你。”說完,一轉身就消失瞭。春富醒來,淚流滿面,可又不知是不是夢。這夜春富一直沒睡,六月的天亮得特別的早,春富早早起來,吃過飯,照常下地幹活。正在鏟地時候,鄰傢的王嬸大老遠就喊著春富,原來春富的大哥聽說春富的現狀,從老傢趕來接春富回去。
      春富簡單地收拾瞭些衣物,和大哥回瞭老傢。後來,春富成傢生子,但每逢年節,春富都會到老頭和老太的墳前燒些紙錢,磕幾個響頭。
       我說春富見到鬼,算是那種幸事,後來春富的生活一直很好。